English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
同乐彩:夜明珠预测:【萨沙讲史堂第七百八十

文章来源:网络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1-07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原标题:【萨沙讲史堂第七百八十七期】新疆首府第1起持枪银行劫案:98年邹家3兄妹杀人抢70万(你不知道的大案第108讲)

作者:萨沙

本文章为萨沙原创,谢绝任何媒体转载

照例声明:本文是萨沙创作的小说,声明完毕

(你不知道的大案第108讲)

再多申明一点:这篇文章相当血腥恐怖,心理素质不好的千万不要看,别留下什么心理阴影。

今天的案子让人匪夷所思。3个外行人(其中1个是女人)也敢去省会持枪杀人抢银行,胆子倒是挺肥。我们看看这起98年发生在乌鲁木齐的,业余银行抢劫案,仅仅4天就被警方侦破。听萨沙说一说。

1998年9月11日(911啊!)晚上9点,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小西门,仍然很热闹。在当年,这里有全新疆最大的服装、鞋帽、小商品批发市场。这些市场全年无休,晚上往往到七八点才关门。

很多店铺关门后,才将营业款存入银行。由此,市商业银行小西门营业处很特殊,每天要到9点才关门。关门以后需要清点现款和账目,等到9点20由总行运钞车来运走现钞。

当天营业部里面只有3个值班人员,经警小贾、银行职员小徐和小于。

其中,小徐和小于是一对新婚夫妇。

这2个年轻人工作期间日久生情,今年初刚刚结婚,婚后感情非常好。

本来丈夫小徐今天不是晚班。怕年轻的妻子独自深夜回家不安全,小徐主动调班到晚上。

9点20分,运钞车缓缓驶来,停靠在距离营业部大门5米的地方。

小贾、小徐、小于照例提着3个钱箱,先后走出大门。

这3个钱箱中,一共装着120多万现款。

1年前,乌鲁木齐刚刚发生了白宝山抢劫边疆宾馆案件,市面上还是比较警惕的。

不过,警惕的主要是个体户而已,不包括银行这类国家机构。

为啥?即便是手持自动步枪的白宝山,也没有敢于抢劫银行。看起来,金融系统还是比较安全的。

况且,银行所在的中桥一巷,距离新疆自治区政府还不到2公里。谁敢来这里抢银行呢?不想活了?

这次,小贾他们3个人都没有什么戒备。

经警小贾并没有配枪,只穿着防弹衣,拿了一条警棍。

他们陆续把2个钱箱装上运钞车。

正准备装第3个时,突然近处传来一声巨响,呯!

一瞬间,经警小贾感到防弹衣的肋骨部分,似乎被人重重打了一拳。他不由自主的全身发软,向傍边摔了下去。

2秒以后,又是呯一声。

小贾身边的银行职员小徐“啊”的呼叫了一声,仰天栽倒,手中的钱箱扔在了地上。

枪响的同时,3米外电线杆后闪出一个人影。

这是个身体强壮的男人,手上赫然拿着1支手枪。这个男人几步冲到运钞车前,拎起1个装着70万元现钞的钱箱,转身就走。

从开枪到抢钱箱到逃离现场,歹徒前后只用了15秒。

歹徒开枪打倒了2个男人,只放过了女职员小于。

小于看到丈夫倒在地上,急忙跑过去扶起他。

年仅24岁小徐心脏中弹,已经生命垂危,嘴巴张开却发不出声音。

可怜的妻子小于,忍不住大哭起来。

这边,经警小贾用手朝肋骨部位一摸,发现全都是血。看来防弹衣被子弹击穿了,好在伤的不算重。

小贾挣扎着爬起来,带伤追了过去,大喊“有人打劫啦!抢钱啦!”

虽然是深夜,中桥一巷还是有十几个路人在逛街。

听到经警小贾的呼救,几个正义感很强的路人站了出来,跟着他一起追过去。

抢银行的男人见有人追赶,回头朝天就是一枪。

呯!

寂静的夜里,枪声是很响亮的。

发觉对方有枪,几个路人顿时慌了起来,四散躲避。

1年前,白宝山抢劫边疆宾馆时,也是有大批路人见义勇为敢去阻拦和尾追。结果却是悲剧,共被打死7人,打伤5人。

事实证明,手无寸铁的群众,无法对抗持枪的歹徒。

此次事件之后,市里不再鼓励群众对抗武装匪徒。

歹徒开枪后,群众纷纷停止了追赶。

歹徒一手持枪、一手拎着钱箱,飞速跑到百米外的1辆红色夏利出租车傍边。

车后座的门突然打开了,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紧张喊叫:快!快上车!

看到有个持枪男人上车,出租司机惊恐的问:伙计?这怎么回事?

那个男人立即用手枪对准司机,喝道:快开车!不然一枪打死你!快开!

枪口下的司机,当然不敢硬顶,只能将车开走。

尾追的经警小贾赶到时,出租车已经开远了。小贾勉强记住了车号,新A494*9。

随后,小贾终于支持不住倒了下去,被群众们紧急送到医院。

54式手枪威力很大,子弹射穿了小贾的防弹衣,打断了肋骨和皮肉,好在没有伤及内脏。

经过抢救,小贾脱离生命危险。

几分钟后附近河西派出所就接到命令,10分钟后赶到了现场。

歹徒已经逃得没有踪影,而银行职员小徐已经停止了呼吸,身边是痛哭不止的新婚妻子小于。

这起案件,震惊了整个自治区。

建国以后,新疆还没有发生过,如此恶劣的持枪抢劫银行案件。

案发后,市委副书记、公安厅厅长、市政法委书记、市公安局局长全部赶到现场。

经过法医检查,歹徒使用的是1支54式手枪。

现场发现3个弹头和弹壳,可以进行弹道检测。

歹徒的枪法也算可以。

他一共开了3枪,除了最后1枪向天开枪威吓群众以外,另外2枪都击中了目标,造成1死1伤。

看来,歹徒肯定受过射击方面的训练,不是菜鸟。

至于枪支来自哪里?

在新疆搞到一支手枪,并不令人惊讶。

新疆在全国的地位特殊,曾经有大量武器弹药流散在民间。

以往建设兵团营部一级,就设有军火库。

另外,很多牧民手上有枪,还有大量子弹。

那么,枪支的排查需要时间。

但只要是合法枪支,弹道迟早是会排查出来的。

根据走访群众,案发前半小时,大概在9点左右,这个男人就蹲在营业部附近抽烟。

9月的乌鲁木齐气温已经较低,这个男人戴着帽子,帽檐压得挺低,遮住了半个脸。

来往的路人,都没有看清楚他的长相,只知道身高大约1米75左右,比较强壮,穿着很普通。

这边,警方立即追踪那个歹徒劫持的红色夏利车。

此时,夏利出租车司机小陆,早已跑到公安局报案了。

民警:你怎么喘气这么急?不要紧张,先喝口水。

小陆:吓死我了,我刚刚才死里逃生啊。我跳车的时候,那颗子弹离我脑袋最多几厘米。

民警:你从头说吧。

小陆:我和表哥合开一辆夏利出租车,他开白班,我开晚班。当晚8点50多,我开车到中桥一巷附近,有个挺漂亮的女人拦我的车。上车以后,她用本地话说要去等男朋友,让我在中桥一巷的巷口等一会。车在这里等了大概30分钟,我闲着无聊就和她聊了几句。

民警:她说的是本地话?

小陆:对,就是我们这里方言,不过不太标准。我有个好朋友是四川人,我听得出这女人有四川口音。

民警:她多大岁数?

小陆:大概也就二十七八岁,长得不错,细眉毛、大眼睛、瓜子脸,穿着挺漂亮的白色连衣裙,就是皮肤很黑也粗糙。这种皮肤不像是城里人,像是下面乡镇干体力活的女人。

民警:你什么时候看到持枪歹徒的?

小陆:大概就是9点20多。今天晚上挺冷,我把车窗关上,打开收音机。我和那个女人聊天时,突然听到呯呯2声,过了一会又是呯的一声。我还奇怪呢,对那个女人说“这还没过年,怎么就放起炮了?”。突然车门被拉开,一个持枪的男人冲进来。我吓得半死,慌了手脚。那个男人用手枪对着我。我只能开走了,他说去黄河路,让我快开。

民警:你怎么逃脱的?

小陆:我开出租车也很久了,以前遇到过抢劫的。这种事我明白,看到这人的样子,他十有八九会杀我灭口。我心想左右也是死,干脆拼一拼,找机会跳车。

民警:你还挺聪明,这真的是有生命危险。

小陆:哎。车到人民路然后往西拐上立交桥,下桥在人民公园后门丁字路口遇到了红灯,我准备跳车。谁知道这家伙也不呆,又用枪对着我的头,让我快开。我没办法,只得继续往前开。车子开到自治区中医院附近,遇到车流,车速慢了。我偷偷拉开门锁,突然一脚刹车,然后推门就滚了出去。那个男人大怒,对着我就是一枪。呯,子弹擦着我头皮uu快三飞过。我也顾不了许多,爬起来就跑上了人行道,大喊“持枪抢劫”。车上那一男一女听到我的喊声,也赶快推开车门跑了。我随后就报警了,你们110赶到后追他们去了。我就开着车,来局里报告情况。

民警:这个男人什么口音?

小陆:也是四川话,没有本地口音。我看他就是四川人。那个女人应该在我们这里生活过,会讲方言。

民警:你还发现了什么?

小陆:我觉得他们不是职业歹徒,感觉胆子并不大,挺怂的。

民警:你为什么这么说?

小陆:那个男人用枪指着我的头的时候,我感觉他的手不断的颤抖,幅度还很大。我吓得说“哥们,你手怎么晃来晃去,别走了火啊。”他们2人逃走后,我检查了一下车子。我发现后座上面有一片尿迹。我猜,是那个男人开枪时,把那个女的吓得尿了出来。你说说看,如果是惯犯,他们怎么会这么菜呢?

民警:这倒是。没听说过,抢银行的歹徒还有尿裤子的。

这边,110警车赶到司机小杜报案现场,歹徒已经跑了。

群众反应:2个歹徒分头逃窜了。女的窜入傍边的人民公园,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。那个男人又劫了一辆出租车跑了!

110警车急忙追踪,追上了司机老赵驾驶的出租车。

48岁的老赵惊魂未定,正在傍边的小店打电话报警。

110民警:老师傅,是你被劫了吗?

老赵:对啊!吓死我了。我好好地开着车,突然听到一声枪响。有个男人拿着枪,拎着个箱子拦住我的车。他说“前面有人抢劫,我是便衣警察,要去抓人”。我开始没反应过来,就闷头开车。开了一段时间,我发现这人很惊慌,手都在发抖,说话声音发颤。哪有这样的警察?肯定是持枪歹徒。但我不敢说破,不然他肯定杀了我灭口。我故意装傻,说“民警同志,我开快点,不能让坏人跑掉”。

110民警:姜还是老的辣。你这个老师傅挺机智。

老赵:算了吧,我魂都差点吓飞了。这次绝对折几年阳寿。我一路跟他胡说八道,说“你们做公安的太辛苦了,真不容易。我们做生意的,最感激你们公安了。”我装做年老糊涂,说话也口齿不清,是个蠢蛋。这家伙到底年轻,看起来也就二十三四岁,好像就信了。他对我没什么提防。车子开到万兴酒店,这家伙说你停吧,要给我钱。我急忙说“这点钱不用给了。警民都是一家吗”这家伙笑了一下,把手枪收起来,拎着钱箱下车进了一个院门。我就赶快打电话报警了。

根据老赵的极少,民警门发现歹徒进入的大院是,市粮油储运公司家属院。

这里有9栋楼400多户人家,很多房间出租给外地人居住,居民成分非常复杂。

正常来说,歹徒似乎不太可能打车直接赶到自己的老巢,这是基本常识。

不过,既然歹徒的紧张到撒尿,似乎真的是超级业余菜鸟。

也许歹徒经验不足,真的以为出租司机老赵是老糊涂,根本没有隐藏自己的行踪。

况且,当时街上很多警车来往。这个菜鸟可能被吓破了胆,想赶快逃回巢穴保命。

于是,乌鲁木齐警方立即调动了2000多名警察,将家属院封锁起来。

案发后仅仅40分钟,也就是晚上10点,家属院被团团包围。

当晚11点,警方开始对院内9栋楼房400多户人家,挨个走访。

歹徒持枪,这次走访的民警全副武装,还有不少武警战士参加。

整个晚上连续走访2次,直到第二天12日早上8点,并没有发现嫌疑人的踪影。

难道歹徒根本不在大院,只是故意进入大院以干扰警方的侦查?

有可能,但不能完全排除。

警方决定,进行第3次走访。

这次,终于有了巨大的收获。走访7号楼2楼一家的时候,房主刘老三支支吾吾的交代了一个情况。

他家房子有两个套间,其中一个套间租给了房客。这个房客同他的小舅子认识,是在乌鲁木齐商贸城做生意的,叫做邹理伦。

邹理伦是四川人,已经在这住了好几个月。

案发前几天,邹理伦带着一男一女回来。刘老三正好出门,打了个招呼。

刘老三感觉,另外两个人长得和邹理伦很像,尤其是那个男的,几乎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。

出事以后,刘老三听到邹理伦和那个女的,一前一后回来。

另外那个男人根本没走,案发前一直留在屋里等着。

随后,他听到似乎是撬什么东西的声音。

奇怪的是,仅仅几十分钟后,警方来排查时,这3个人都不见了。

经过刘老三这番介绍,警方觉得这3个人有很大的嫌疑。

民警们用撬棍撬开房门,发现里面空无一人。但是,房间里面到处都堆满了,一种传销药物的盒子。这是当时本市流行的一种诈骗,说这种神药能够治疗百病,作为传销的幌子。

屋里这种盒子少说有几百个,保守估计也要花费十万以上。而实际上,这种神药就是一种保健品,可以说是一钱不值。

看来,屋主是个传销的受骗者,被骗的还不轻。

民警们简单搜查了一下屋内,顿时有了极大收获。

拉开大衣柜就发现了一个塑料袋,里面赫然放着银行被抢走的钱箱。

铝合金钱箱已经被撬开,钱款都被拿走。

警方们又继续搜查,发现床下有大约25万元的现金。经过识别,这就是被抢走的现钞。

看来,这个什么邹理伦就是歹徒之一。

民警们立即盘问房主刘老三。

刘老三吓得半死:民警同志,天地良心,这事真和我没关系。我开始瞒着你们,主要是邹理伦曾经给了我1500元,让我不要对公安说他住在这里。他自称搞传销,怕被警方盯住,让我帮忙。

民警们:你说是你小舅子介绍的?你小舅子在哪里?

民警很快找到刘老三的小舅子,他是商贸城的一个个体户,叫做李方。

李方听说邹理伦涉嫌杀人抢银行,竟然一点都不吃惊。

李方:我就说了,这个家伙头脑有问题,做什么事都可能!我本来和邹理伦不认识,只认识他姐邹丽群。邹丽群是四川仁寿县人,十六七岁来新疆打工,后来嫁给建设兵团农六师101团1个农民。嫌在乡下赚钱少,她就来商贸城打过工,帮人卖卖衣服。我们这才认识了。今年,她说自己在四川的小弟弟邹理伦,要来商贸城开铺子,让我介绍个住的地方。我就找到姐夫,他有空房间。

民警:这个邹理伦,你见过?

李方:邹理伦我倒是见过几次,怎么说呢?这人没法说。说难听了,他就是个自私自利又自大的傻逼。他姐姐邹丽群大体还是正派人,能吃苦耐劳,也不惹是生非。这个邹理伦就不三不四,不是正派人。我听说他是邹家的小儿子,从小就被爹娘宠着。这小子狗屁不通,没有什么本事,眼光倒是很高,自以为是。

民警:你怎么这么说?

李方:我就是商贸城做生意的,做了五六年了。现在生意不好做,就我们商贸城就有一二百家做服装生意。市场就这么大,竞争特别激烈。现在基本都是大户有很多熟客,他们能赚钱;我们小户靠一些老客户,也就赚点生活费;新来的人什么关系没有,又不懂市场,只能喝西北风。

听说邹理伦要开店,我出于好心劝了他两次。谁知道,邹理伦出言不逊,说什么“草包做什么生意都不赚钱,聪明人做什么生意都能发财”“你做了五六年,还守着个小铺子,我看也不怎么样”。看看,这人是什么玩意?我以后再没理过他,见到都装不认识。倒是他姐邹丽群比较上道,后来还跟我道歉,说他弟就这样,被他们家宠坏了。

民警:后来他铺子怎么样呢?

李方:还能怎么样?完蛋了呗。我听说店铺前后花费好几万,开张1个多月,1笔生意都没做。后来邹丽群来和我闲谈,说她小弟弟现在也很着急。我说这是可以预料的嘛,现在做这个生意已经迟了。我说劝她坚持几个月,看看生意会不会好转。如果不行,干脆关了铺子再打工去,这样损失也有限。邹丽群苦着脸说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谁知道,他们连半年都没坚持到。

民警:怎么说?

李方:邹理伦这家伙不走正道。他见没有生意很着急,竟然和商贸城里面搞传销的四川老乡混在一起。什么传销?什么1年赚5万,3年赚50万?哪里有这种好事,摆明了是诈骗啊!他姐姐劝过他几次,这人根本不听。

据说邹理伦把做生意的全部钱,都偷去搞传销。结果搞了一屋子的垃圾货,根本卖不掉,被骗了个干净。他维持不下去以后,去找他姐姐邹丽群借钱。邹丽群心疼这个弟弟,把家里盖房子的钱都借给他了。谁知道这小子不知好歹,竟然继续投到传销里面,还向高利贷借了十几万。这几个月,高利贷的天天上他铺子要钱。这1个多月,他几乎不开门了,就是躲这些人。邹理伦是外地人也许躲得了。他姐是本地人,没法躲。我看,他们姐弟两人都被逼急了。

民警:怪不得他要抢银行呢!对了,邹丽群的家在哪里?

李方:就住在北郊五家渠。

于是,专案组立即安排抓捕组,上午11点多赶赴五家渠的11连家属区。

当4名持枪的刑警冲入邹丽群家时,倒是吃了一惊。

普通的银行劫匪,现在早就应该避风头没踪影了。

而邹丽群穿着睡衣,正在不慌不忙的做饭,就像没事人一样。

哪有这样的银行劫匪,会不会是弄错了?

不管怎么样,先抓了再说。

在邹丽群的家里,刑警们没有找到她的小弟邹理论,也没有找到第3个嫌疑人。

看起来只有二十三四的邹丽群,其实已经29岁。

她是四川仁寿县的农民,兄弟姐妹共有7人,她排行老四,邹理伦排行老七。这个农民家庭很贫困,孩子又多,过的紧紧巴巴。

说起来,邹丽群的生活也很惨。

她16岁就跟着亲戚去乌鲁木齐打工,做过饭店服务员、大市场营业员、酒厂促销员甚至在农场做过体力活。

22岁时候,她和五家渠一个农民结婚,定居在乌鲁木齐北郊五家渠。

被捕以后,邹丽群却并不容易对付。

她整整哭了一个下午,翻来覆去就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。一般审讯是不打女人的,况且这种抵抗也没什么意义。

经验丰富的专案组,在邹丽群家里反复搜查,没多久就发现屋后菜地有些不对劲。

经过挖掘,发现埋着8万元人民币的赃款。

与此同时,邹丽群一个亲戚赶来自首。他说邹丽群许诺给她1万元,让他将1个编织袋的藏入地窖。

刑警们立即赶去,发现编织袋里面是10多万元的现金。这样一来,在邹丽群家大发pk10邀请码总计发现25万现金。

他们一共抢走70万元,看起来姐姐邹丽群分了25万,弟弟邹理伦分了25万,剩下还有20万元去向不明。

事已至此,邹丽群也无法抵抗,老实交代了作案经过。

专案组:邹丽群,你现在还有什么可狡辩的?赶快说。

邹丽群:我是被我弟弟拖下水的。这都怪我爸妈,从小宠着他。我们家里七个兄弟姐妹,家里很穷,但爸妈特别喜欢邹理伦。我们兄妹6个,基本都是十六七岁就离开家,打工的打工,参军的参军。这个邹理伦,在家里被我爸妈养到23岁。

他这人好吃懒做,游手好闲,就正儿八经上过1年学。他没有生活技能,还眼高手低。我们好说歹说,我爸妈这才同意让他出来打工。谁知道,邹理伦说不耐烦打工,要出来就要做生意。我爸妈把棺材本都给他做生意,一共2万多元。

专案组:听你的熟人李方说,生意做了才二三个月,就赔光了,还欠了十几万的高利贷?

邹丽群:哎。邹理伦开铺子之前,我和李方都劝他。没一点经验的人,怎么能上来就能做生意,最起码要先给人打工学一段时间吧。但邹理伦不听。他从小就这样,自尊自大惯了,我也管不住她。做生意困难以后,他竟然又被骗搞了传销,投入了十多万,血本无归。这里面我有的2万多元,是我家盖房子的钱,也是我们夫妻多年血汗钱。我瞒着我丈夫,偷偷给他的,也打了水漂了。

后来几个月,放高利贷的找不到他,就跑来找我。我只得把我几个月工资都交给他们。这些人骂骂咧咧的说“你赚一年的工资,还不够你弟弟折腾一个星期的,这点钱够个屁啊!你弟弟再不出来还债,就把你家的家具、电器、所有之前东西全部搬走顶债”。我也是走投无路了。

专案组:那也不能去抢啊?这主意是谁出的?

邹丽群:是邹理伦。上个月,他来找我“我欠了一屁股债,肯定还不清了。与其被债主逼死,还不如拼一拼”。我问他怎么拼?他说“干脆去抢银行。我看到我们商贸城门口那个营业部,每天都有运钞车来往。听说每次运的现款,就有一二百万。只要抢一次,我们不但还清所有债务,还能大赚一笔”。

专案组:你怎么说的?

邹丽群:我当然是不敢了。我说“你别糊涂啊。你顶多是欠债,又不是欠命,高利贷还能要你的命啊?抢银行肯定是死刑,这种事情不能做。大家打工还债,兄弟姐妹都会帮你。苦是苦一些,总能还清的”。

邹理伦根本不听。他说“这样搞,我估计要过10年穷日子,赚的钱都要还债还不够。人一辈子才几个10年?这样活着,我还不如死了。我虽从小长在农村,活了23年从没吃过苦。我可不愿意这么活。要么就抢一大笔钱,风光潇洒的生活,要么就直接死了算了。但这事,我一个人干不了,要有人接应。姐,你必须帮我,事后分你一笔”。

专案组:这样你就同意了?

邹丽群:当然没有了。我坚决不同意,找出各种理由反对。谁知道,他第二天就在酒店割腕自杀,说不活了。我慌慌张张的赶来,把他送到医院,好在割的不深。

其实,我对这个小弟弟也是很疼爱的。血浓于水嘛。难道真的看着他自杀?况且,我瞒着丈夫把家里全部积蓄都借给他了。我们本来说好年底,就把这破屋子返修一下,钱已经没了。

我丈夫为人老实巴交,这几万元都是血汗钱。你说到时候我怎么交代?恐怕只能离婚了。我左思右想,觉得也只能这么干了。反正我也没抢,最多是找个车接应一下,不会判死刑吧。

专案组:看不出,你一个女人,胆子还不小啊?

邹丽群:其实我特别紧张。后来在出租车上看到司机跳车,邹理伦开枪杀他,我直接吓尿了裤子。邹理伦跟我说,两人目标太大,我们分头走,到大院出租屋回合。我下车步行穿过人民公园,绕了个圈走到出租屋。邹理伦给了我25万,让我赶快回五家渠去。

我拎着钱出来的时候,你们已经赶到了,但还没封锁出口。我跟着一群大妈走,加上又是个女人,你们就没注意到我。我打了个车逃回家,第二天就被你们抓住了。

专案组:你倒是挺照顾你弟弟啊。你知道他打死了1个人吗?这小伙才结婚不到1年,他冤不冤?

我们发现邹理伦已经逃亡去四川仁寿县原籍,他逃不了多远。我现在就问你一个问题,他的枪是从哪里来的?和你们一起干的第3个人是谁?你们都没有前科,谁给你们计划抢银行的?谁训练邹理伦开枪的?邹理伦抢银行只花了15秒,没有高人指点,光靠他这个草包根本不可能办到。

无论专案组怎么问,邹丽群就是不回答。

这边,抓捕邹理伦的行动也开始了。

邹理伦毫无作案经验,这种时候竟然公然买火车票回老家。

专案组将邹理伦照片发到每一列火车上,重点盘查从新疆开往四川的列车。

三下五除二,警方就发现邹理伦正在314次列车的6号车厢19号上铺。

13日,6名刑警分为2组实施了抓捕。邹理伦是持枪杀人犯,手枪很可能就在他身上,抓捕是有很大危险的。

耐着性子,刑警们等到了凌晨2点多,邹理伦已经熟睡。

刑警们偷偷摸到卧铺车厢门口,突然冲入,将邹理伦一把从上铺拽了下来,戴上手铐。

邹理伦从梦中惊醒,拼命挣扎。但1个人哪里对付得了6个人,他就这样被生擒。

这小子百般抵赖,不承认自己是邹理伦。

随后,刑警们在他的行李中搜出7万多元的赃款,和写有大发pk10代理邹理伦名字的一个存折。

不过,邹理伦并没有携带手枪。

那么,枪去了哪里呢?

还有一部分赃款又在哪里?

至此,邹理伦和邹丽群姐弟被捕,但那个神秘的第3人是谁呢?

无论专案组如何施加压力,邹家姐弟就是不说这个人的真实身份。

这个人带着手枪,还有比较丰富的反侦察知识,一直躲在幕后。

看来,这个神秘人物的危害很大,比邹理伦和邹丽群要厉害的多。

万幸的是,房东刘老三曾经见过这个人。

根据目击者房东刘老三说,这个男人长得和邹理伦非常像,可能是亲戚甚至兄弟。

那么,邹理伦是否有兄弟或者亲戚,能够搞到手枪,还有一定的军警知识呢?

专案组电话打到邹家原籍仁寿县,邹家所在村的村长,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。

邹家7兄妹中,除了被捕的邹理伦和邹丽群,还有4个兄弟姐妹在外地打工或者在老家务农,都是普通农民,家里都不宽裕。

但邹家的老三邹志军,却是全家唯一的能人。

31岁的邹志军和弟弟一样身体健壮,更重要的是能吃苦耐劳,头脑灵活。

18岁时,邹志军去参了军。

在军队中表现出色,邹志军最终以连级军官退伍,回到仁寿县老家成为1个公务员。第2年,县政府选择人员支援西藏,邹志军就报了名,由此去了西藏边陲的洛扎县。

主动报名和表现出色,邹志军在小小的洛扎县混得不错,目前已经县里是最年轻的干部,很有前途。在县武装部工作,邹志军合法配有1支54式手枪。

同时,当过侦察兵的邹志军,具有一定反侦察经验和作战经验。

更重要的是,案发前10天,邹志军突然向领导请假,说准备回老家看看生病的父母。但邹家父母,根本就没有生病。

邹志军有作案时间,具有很大的作案嫌疑。

这边,专案组紧急调阅了邹志军持枪证的弹道痕迹存档。

根据和现场数据对比,杀死银行职员小徐、打伤经警小贾的54式手枪,就是邹志军的配枪。

由此,邹志军成为重大嫌疑人。

得知邹志军被锁定后,邹理伦才承认:三哥确实被我拉下了水。

此刻邹志军已经乘坐火车赶赴兰州,准备再包车赶赴格尔木,兜个圈子回到西藏去。

他比弟弟、妹妹狡猾得多,知道这样逃亡最不容易被人发现。

专案组立即行动,在兰州赶赴格尔木的公路上沿途拦截。

没有多久,青海警方发来消息:民和县发现一辆可疑的面包车,乘客相貌酷似邹志军。

当地刑警和武警立即出动,在公路上堵住了这辆面的。

面对着大量手持自动步枪的武警战士,车中的邹志军知道无法抵抗。他将54式手枪和11发子弹丢出窗外,束手就擒。

在他的身上,还搜出14万元赃款。

由此,3名案犯都被抓捕归案。此时距离案发只有4天时间。

这伙劫匪,还真够业余的。

对于邹志军的审讯倒是毫无难度,他坦然交代了一切。

专案组:邹志军,你是不是昏了头。你1个国家干部又有前途,为什么同你无业游民的弟弟一起去杀人抢银行?

邹志军:还不是被他害的。我这个小弟,害了不少人呢。案发前2个月,他来洛扎县找我。我问他什么事。他直接说自己做生意赔了,不但把爸妈和四姐的所有积蓄都赔光,还欠了十多万高利贷。我说你要借钱,我也没有多少,最多给你二三万。你也知道,我是清水衙门,靠死工资吃饭的。

专案组:他怎么说?

邹志军:邹理伦说“我不借钱,就跟你借一样东西”。我说什么东西?他说手枪。我吃了一惊,说“你是不是昏了头?你要借这东西干嘛?”邹理伦说“我去抢银行,如果成功后半辈子不愁吃喝了”。我大吃一惊“你知不知道抢银行要枪毙的?而且你一个人能抢的了银行?银行经警就算没配枪,也有好几个人,都是复原军人,一个人能打你这样的二三个。你开什么国际玩笑!”

专案组:他怎么说?

邹志军:邹理伦说“所以我向你借枪,没枪这事干不了。你就帮帮我吧”。我有些生气,大声说“你别做梦了。我把枪借给你去抢银行,我难道不要坐牢吗?你从小被爹妈惯坏了。你想做什么事,别人都要听你的?我可不是爸妈!这事绝对不行”。他说“那就是要逼我去死,那我就死在洛扎。你到时候出点钱把我埋了”。我很生气,就说“死就死吧,你吓谁啊?”

专案组:他后来怎么做的?

邹志军:他真的寻死去了。一天晚上,我发现他没在我家里睡着,还留下一份遗书,就急忙去找他。找到他的时候,邹理伦站在一个悬崖边。他不争气,好歹也是我弟弟,我能看着他死吗?我只能说“你不要这么傻,我们的事情好商量”。他说“只要你不借枪,我就只能跳下去”。随后,他作势要跳。我实在没辙,只能说“那就借给你吧。算了,就算我上辈子欠你的,这辈子全部还给你好了”。

他这才下来,还劝我“三哥,你做这个公务员又有什么意思。你看看这个洛扎县,哪里是人呆的地方。县城就一条街,也就三四百米长,比我们乡还差。你就算在这里当了个官,又能怎么样呢?还不如捞一笔钱去大城市享受”我说“你算了吧。就算洛扎县再烂,也比跟你一起掉脑袋要强”

专案组:你借枪给他就是了,为什么还一起赶到乌鲁木齐去?

邹志军:我也没办法。既然跟他绑在一起,就希望他尽量不要给你们抓住。他不会用枪,我花了2个星期时间教他怎么射击。他这人饭桶一个,我问他银行的情况,他一问三不知。我想这样摆明了去给抓啊,到时候我也要完蛋。我只能跟着他去了乌鲁木齐,帮他设置抢劫的具体方案。

我看了地点和运钞车的情况,告诉他必须在20秒内完成抢劫,不然一分钱都抢不到。还有,我也有私心,怕他拿了枪走不还给我,那我就死定了。我只能跟着他去,然后带着枪赶回洛扎县,继续装好人。

专案组:你有没有想过,你弟弟用你的配枪作案,你的弹道又登记过,我们迟早会找到你的。

邹志军:那有什么办法呢?我们3个人都没有前科,去哪里搞到枪支去?只能用我的枪啊!我是希望你们一时半会找不到吧。全中国那么多54式手枪,你们排查弹道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万一查到我,算我倒霉好了。

专案组:事后不是分给你14万吗?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?

邹志军:民警同志,如果我真心愿意抢银行,我为什么不和邹理伦一起去呢?我知道现场至少有二到三个钱箱,每个钱箱装着至少五六十万。就是我不愿意去,邹理伦才只拎着1个钱箱逃走。

现在说什么都迟了。说白了,我和妹妹邹丽群都是没办法,邹理伦则是自己寻死。我们兄妹3人,这次一起走上黄泉路了。

写到这里,萨沙忍不住要说。

所谓自作孽不可活。有些人自己胡乱搞寻死,你就让他死吧。

惯子不但不孝,有时候还会害了全家。

声明:

本文参考

银行门前的罪恶抢声——乌鲁木齐市特大杀人抢劫银行案侦破记 作者: 石国湖 代雄

图片来自网络的百度图片,如有侵权请通知删除。




(责任编辑:admin)

专题推荐


© 1996 -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  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   联系我们

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:100864